Loading… 陌生人社交风声鹤唳_TOM科技
正文
Qzone
微博
微信
陌生人社交风声鹤唳
2019-05-14 09:09 北京商报网   

监管趋紧,匿名社交与陌生人社交App正在想尽办法避风头。近日,王欣(原快播创始人)复出后发布的首款产品“MT”,悄然更名为“好记”,同时转型为互动式内容电商平台,Soul在最新版本中上线了青少年模式。在这期间,陌生人社交行业正在遭遇大规模监管,探探、音遇等明星产品均被下架。

与其他社交领域不同,匿名社交和陌生人社交遭遇监管的风险更大。怎样有效地进行内容把控?企业在商业化与内容之间如何做平衡?从业者也在摸着石头过河,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走出监管困境才是匿名社交和陌生人社交商业化的前提。

小动作频繁

尚未正式上线的MT低调更名。北京商报记者近日发现,与多闪、聊天宝同日推出的MT已经更名为“好记”。根据官网介绍,好记是一款新一代互动式内容电商平台,目前只有安卓内测版。不过好记官网除了颜色、产品名称和介绍不同之外,与MT官网无异。

官方介绍,好记通过短连接话题群、创新奖赏红包、基于LBS和兴趣内容推送、经济系统等有趣玩法,让用户边参与兴趣的话题讨论边赚钱,让商户以最小的成本吸粉并种草撮合交易,打造可以沉淀兴趣粉丝的互动式内容电商平台。

北京商报记者体验发现,用户扫描MT和好记官网的产品二维码,都可直接转向好记官方公众号,MT用户升级至产品最新版本,就可以直接体验好记。对比MT和好记的产品主页,目前二者几乎无差别,均设有“话题”、“聊聊”两个板块。用户能看到附近的人创建的有关某话题的聊天群,通过聊聊,用户可以查看自己参与过的话题讨论。跟MT一样,好记延续了红包玩法,话题创建者可以给群用户发放红包鼓励。

主打心灵社交的Soul没有更名,但是小动作频繁。5月1日,Soul在官方微博中发布了一篇介绍Soul鉴黄师工作的头条文章,文章提醒用户及时举报涉黄内容,“只能把各项标准把关得更加严格,哪怕会因此承受部分用户的不解甚至恶意”。第二天,Soul升级至新版本,在新版本上线了青少年模式。

Soul相关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,“青少年模式针对16岁及以下用户,对16岁以下的用户,Soul会选出一批知识类、校园生活类优质内容呈现在推荐广场,同时青少年模式中,用户对语音匹配等功能的使用将受到限制,不能随意修改年龄”。

与已经转型的MT不同,Soul在陌生人社交领域已经小有名气。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,在苹果免费社交应用排行榜上,Soul排名第八。根据极光大数据信息,2018年1月-2019年1月,Soul App的日新增用户数呈阶梯上升趋势,截至2019年1月,Soul的日新增用户数均值为16万,同比增长近2倍,月均DAU(日活跃用户数)均值为262万,同比增长268%。

避监管风头

Soul的发展轨迹可以说是陌生人社交的缩影。2018年,陌生人社交的概念在创投圈一度很火,出现了音遇、微脸等产品。

不过最近陌生人社交陷入了监管风波。4月16日,国家网信办启动了小众即时通信工具专项整治,首批清理关停了“比邻”、“聊聊”、“密语”等9款传播淫秽色情信息的App。

4月20日,主打“音乐+社交”的音遇在App Store下架。一周后,探探先后在安卓和苹果应用商店下架。

探探及其母公司陌陌表示,与相关部门全力合作,尽早恢复上架,“计划对探探App内的内容进行全面自查,并采取其他必要措施以完全符合所有法律法规要求”。

这不是陌生人社交遭遇的第一次监管,此前因内容问题,陌生人社交就屡碰监管红线。为此,比达咨询分析师李锦清认为,“在这个敏感时期,Soul直接间接地展示自己维护内容健康的努力,也是想对各方释放一种积极的信号”。

Soul相关负责人则透露,“自创立开始,内容审核一直是Soul优先级最高的工作”。

匿名社交也曾遭遇监管,国内代表性产品“无秘”(现更名秘蜂)就曾经因内容问题数次被下架。艾媒咨询分析师李松霖也认为,“MT更名可能有避开监管风头的理由,新产品更强调内容,从熟人匿名社交转向内容电商”。

云歌人工智能(MT运营方)表示,产品会保持快速迭代,根据实际发展情况随时做出调整。

自2014年匿名社交兴起至今,如何平衡内容审核与产品发展速度一直是个难题。拿匿名社交鼻祖PostSecret为例,2011年,PostSecret上线App后立刻大火。但是由于缺乏审核机制,内容中有大量的诽谤、色情等信息,3个月后这款产品就被下架。

PostSecret创始人Frank曾总结:“99%的秘密都是好的,但不幸的是剩下的1%不良秘密最终压垮了我们。”

商业化在后

从用户规模看,陌生人社交排名各社交网络子行业第三。根据极光大数据的《2019年社交网络行业研究报告》,2019年2月陌生人交友的用户规模为8640万,较上年同期增长490万。但是相比于用户规模前两位的即时通讯和微博博客差距较大,2019年2月,陌生人社交的用户规模不及即时通讯的9%,是微博博客的23%。

虽然体量不足,但陌生人社交的用户需求可观。苹果社交免费应用排行榜显示,陌生人社交App在榜单前十名占据四席,分别为“积木”、“陌陌”、“Soul”、“积目”,甚至比相关部门收紧监管前多了一位。

用户的高需求并没有让陌生人社交解决老问题。李松霖认为,“陌生人社交有行业天花板,比如产品会面临监管、盈利模式是否可持续等方面”。

以陌陌为例,社交业务带来的营收就很有限。2018年四季度,陌陌社交业务主要贡献的增值业务营收7.2亿元,同比增长272%。增值业务营收占比18.7%,与直播77%的营收占比依然有不小的差距。探探作为一款陌生人社交代表产品也仍然在商业化探索中,陌陌联席总裁兼COO王力曾表示,2019年会对聊天室进行商业化尝试,但是需要时间。

无论是壮大用户规模,还是增强变现能力,陌生人社交和匿名社交发展的前提,都是走出监管困境。李松霖表示,“如果产品模式不改变,陌生人社交产品的确比较难在总体上突破至更大的规模”。

以好记红包奖励的模式为例,李松霖说,好记围绕商品设置话题,吸引用户的点击与参与回答,群主筛选优质答案,给予红包鼓励,这种模式会降低平台监管的难度,相当于在平台监管前已经进行一次筛选,能够帮助陌生人把控社交内容,在行业中推广的前景值得期待。

李锦清则认为,设置话题会限制用户的社交范围,用这种形式作为陌生人社交和匿名社交,内容把控的标准模式不现实。各家陌生人社交企业对于监管与发展的话题则保持谨慎。

北京商报记者 魏蔚

【以上内容转自“北京商报网”,不代表本网站观点。 如需转载请取得北京商报网站许可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。】

 

责任编辑: 3976DBC

责任编辑: 3976DBC
广告